黃牛利用搶票軟件牟利 平臺搶票服務成功率無保障

閱讀 763  ·  發布日期 2018-01-23  ·  jinkun

(原標題:搶票軟件變身黃牛牟利工具)

吾易購票軟件公布的購買充值卡價目。其中最高包月充值卡為550元。 網絡截圖吾易購票軟件公布的購買充值卡價目。其中最高包月充值卡為550元。 網絡截圖

春運臨近,能否搶到回家的車票成為很多人的心頭病。近幾年,網上搶票已經成為許多人買票的首選。

網絡搶票軟件也滋生了很多網絡黃牛的出現,他們利用搶票工具,號稱用成功率更高的方式拿票從而牟利。某款搶票軟件管理員坦言,搶票軟件成為很多黃牛新的渠道,加之黃牛的組織性強,搶票活動分工明確,搶票工具也成為黃牛的“必備工具”。

軟件眾多,原理相同。業內人士介紹,旅客在12306買票時,每一次操作都是在請求一個接口。查詢、下單、支付構成一次完整的購票操作。而目前市面上的第三方搶票平臺就是用服務器定時對這些接口發送申請,以達到刷票搶票的目的。

從形式來看,可以分為收費與免費。記者通過體驗發現,無論以何種方式搶票,均無法保證一定可以成功搶票,即使“多花錢也未必搶來火車票”。對此,鐵路部門表示,從未對其他平臺進行過授權進行所謂“搶票”服務。從法律層面,搶票軟件的行為界限和監管也尚不明確。

體驗1

免費搶票軟件 使用不當IP被封

作為小程序,搶票軟件的程序制作方法可以很容易在網上找到。“分流搶票”就是一款由網友自主開發的搶票軟件,與其他“大平臺”旗下的搶票軟件不同,免費是其頗受網友歡迎的原因。

記者注意到,在這個軟件的26個用戶交流QQ群中,多數為2000人的大群,全部接近滿員。

該軟件通過個人的12306用戶名和密碼登錄,進入主界面后只需填寫乘客信息和車票信息,并在軟件右下側設置“定時搶票”、“刷新間隔”等參數,然后點擊開始搶票即可。

記者選擇了2月10日從北京到西安的車票,12306官網上顯示該日期從北京西到西安北無余票,持續搶票四個小時后,未能搶到車票。

“用12306分流搶票成功率最高時間是早上剛放票和晚上11點前快結束時”,群成員小王告訴記者,自己刷票的成功率大概是有五成,“那個搶票設置,你改成整點刷票,提前兩秒,間隔刷票速度設置100毫秒”這樣的成功率會更高一些。

不過,一旦搶票速度設置過快,很有可能被12306檢測出刷票,會暫時封鎖購票機器的IP。記者將刷票速度設置為200毫秒,開始刷票15分鐘后顯示IP被封。

據分流搶票的開發者小風介紹,分流搶票是自己上大學時制作的一款軟件,當時只是自己在用,后來提供給周邊的人。“分流絕大多數的用戶都是打工者、白領等等,需要自己為自己搶票。因為不收取任何費用,所以很多人都在用。”

體驗2

多賬號同時登錄 備受黃牛青睞

與“分流搶票”的單賬號操作和免費不同,“吾易購票”因其支持多賬戶同時操作而顯得比較復雜,但卻備受黃牛青睞。

據“吾易購票”管理員介紹,“吾易”搶的車票分為預售票和“撿漏票”,即還未發售的車票和已經發售但被搶空的車票。如需要預售票,可以直接聯系群中的代刷,提供相關乘客信息,代刷們會直接用“吾易購票”軟件進行搶票。

而購買“撿漏票”則稍微麻煩一些。用戶必須先加入官方QQ群后,在吾易網頁平臺登錄12306賬號,填寫購票信息后,再填寫QQ號和所在購票群。“購買撿漏票必須在平臺上登記,登記后會有專人幫你撿漏。”而“專人”就是QQ群中的代刷。

“吾易”是一名黃牛向記者“推薦”的。記者在網上搜索“搶票代刷”等關鍵字后,聯系上黃牛“小李”。小李表示,刷到票后,代刷會聯系用戶索要代刷費,“臥鋪100,硬坐80,高鐵二等座100”,用戶付款之后,登錄代刷提供的購票的12306賬號,完成車票付款交易。

記者發現,用戶使用吾易需要購買充值卡,最高包月卡550元。盡管同樣是通過不斷刷新信息搶票,與眾不同的是,吾易可以登錄多個12306賬號,建立多個購票任務。當記者質疑為何不用免費的刷票軟件時,黃牛小李表示吾易的刷票效率更高,適合“有組織”地進行搶票:“如果你自己買 吾易 充值卡肯定被坑,也不一定會用,這個軟件特別 吃網速 ,一般電腦帶不起來,我們使用的都是百兆光纜,而且對軟件的操作也很嫻熟。”

體驗3

平臺搶票服務 成功率并無保障

在某互聯網在線旅游平臺的搶票服務中,記者選擇購買了2月9日從北京西開往西安北的高鐵車票,按照要求,記者首先預付了車票費用。

根據提示,選擇多個日期和車次可以提高搶票成功率。記者隨后選擇了六個車次,系統顯示搶票成功率預估為60.7%。

在該平臺的搶票方式中,可以分享搶票鏈接給微信好友,好友會獲得1到2個加速包,然后將加速包返贈給購票人。根據規則,最高等級的“極速搶票”需要30份搶票包。

記者通過這種方式最終獲得31個搶票包。系統顯示搶票成功率預估為90%。一天后,記者并沒有收到搶票成功的通知。

平臺客服人員表示,平臺只是代售平臺,至于平臺上顯示搶票成功率的多少并不能保證購票結果,“除了我們這個代售平臺,還有許多這樣的代售,都無法保證購票結果。”

客服表示,平臺上顯示的搶票成功率只是根據客戶選擇的套餐來制定的,雖然可能會顯示很高的成功率,但是也沒辦法保證。“成功率高的話,刷票速度會快一點,但是刷到刷不到還是不一定的。”

業內人士稱,各平臺開發搶票服務的目的有兩個,一個是分享12306的流量紅利,由于春運購票量巨大,平臺通過邀請好友加速搶票的套路達到宣傳自己的目的。再有就是平臺利用用戶購買加速寶牟利,然而即使是收費的搶票,客服人員表示也不能保證搶到車票。

律師說法

“搶票軟件是對正常購票的不公平”

對于搶票軟件,12306客服人員回應新京報記者稱,鐵路部門與第三方搶票軟件之間并無任何合作。

對此,北京百瑞事務所執行主任張志偉律師認為,搶票軟件實質上涉嫌違法倒賣車船票。搶票軟件在本質上和傳統的倒賣車票的行為沒有什么區別,只不過是利用了互聯網的手段。“傳統方式可能是通過管理上的漏洞進行倒賣,而隨著管理的完善,現在通過互聯網手段搶票,應該是鐵路部門明令禁止的行為。”

然而,“分流搶票”的制作人小風告訴記者,分流搶票是自己上大學時制作的一款軟件,當時只是自己在用,后來提供給周邊的人。而制作這款軟件的初衷就是為了抵制黃牛倒票,解決買票難的問題。

這個軟件的使用,是完全免費的,只是在軟件界面中設立了一個“贊助與注冊VIP”并附上支付的二維碼,用戶可以直接掃碼支付20元以上的贊助。

“這個贊助是完全出于自愿,贊助的多少和使用功能沒有任何關系,分流是不賺錢的,我看到別人用我軟件,很開心。”小風說自己做“分流”已經做了好多年了,也幫到了很多朋友,有一些人經常給他發一些感謝信,他自己也有一份正式工作。

對此,遼寧健業律師事務所的范榮律師表示,目前的搶票軟件確實造成對正常購票消費者的不公平。好比正常買票隊伍中突然有人插隊,但因相關立法監管滯后,目前此行為尚屬道德爭議范疇。

“借搶票之機搞搭售涉嫌不正當競爭”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倒賣車票刑事案件有關問題的解釋》的規定,高價、變相加價倒賣車票或者倒賣坐席、臥鋪簽字號及訂購車票憑證,票面數額在五千元以上,或者非法獲利數額在二千元以上的,即屬情節嚴重。

北京市京潤律師事務所韓驍律師認為,如果搶票軟件只是提供一種方式而沒有收取相關的手續費用,則不會構成相關犯罪,但如果收取了相關費用并且數額過大,則很可能涉嫌犯罪。

此外,搶票軟件也很可能侵犯消費者的自主選擇權。部分網站在下載搶票軟件的同時,借機搞搭售,進行捆綁式銷售行為,比如在系統默認選項中增加“搶票套餐”等額外有償服務,有時消費者購票時間倉促的情況下,也很容易就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了消費,這樣的銷售行為已經侵犯了消費者的自主選擇權,涉嫌不正當競爭。

張文澤 本文來源:新京報 作者:劉經宇 實習生 李森 唐魯利 責任編輯:張文澤_NN7378